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为: 首页 > 聚焦萍乡
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——昭萍逐梦征文:三代人的求学路
萍乡文明网   http://caymanparadiseproperties.com   发布时间: 2019-08-08    [字体:  

  祖上世代务农,族中罕有读书之人。爷爷是地主家的佃农,目不识丁。他希望父亲能摆脱这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,竭尽所能让父亲读了点私塾。母亲是丹江的一位菜农之女,生于1924年,没有文化,是一位典型的旧式农村女子。母亲崇拜父亲识文断字,羡慕有文化的人,渴望能读书识字。生活在那个年代,身为社会底层的菜农之女,母亲的愿望就是奢望。 

  1949年7月23日萍乡解放了,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。父亲凭着爷爷给他读的那点私塾参加了革命工作。1952年新中国开展大规模的扫盲运动,母亲高兴地进了农民识字班。母亲先从自己的姓名学起,然后学各种农活、农具和牲畜的名称,再学用阿拉伯数字记账。为提高母亲的识字水平,父亲在家具上写上家具的名称,在农具上写上农具的名称,方便母亲认识,下班得闲便教母亲识字,经过一番努力,母亲也初通文理。

  大哥生于1947年,两年后便有了新生的人民政权。大哥赶上了好时代,享受到新中国蓬勃发展与茁壮成长的荣光,启蒙伊始,顺利到中学毕业,后来招工进城参加了工作。个人的命运总是与国家的命运联系在一起,这不是大话套话,却是切身体验。二哥生于1957年,1966年国家的教育事业受到干扰,二哥只得留在农村。1970年我在家门口的石马小学启蒙,那是一所公立初级小学,只有一到三年级。操场边几棵硕大的樟树掩映着简陋的教舍,一个不大的泥土操场,老师最初是拿着一个手摇铃铛招呼学生上学,铃铛铜制,把柄木制,柄头系着红绸,红绸有些油黑。铃铛的岁月有些久远,木柄都摸摩得油光发亮。后来铃铛不知怎么弄丢了,便改为吹哨子加吆喝。最后弄来一段铁路的钢轨,悬挂在教舍的屋檐下,供老师敲击,招呼学生上课下课。教学条件虽然简陋,气氛却非常活跃,童趣十足,回味无穷,我在那里度过了3年快乐的童年生活。3年后转入团丰小学。团丰小学比石马小学的教学条件好多了,招呼学生上课用的是电铃,教舍是两层的砖瓦楼房,木板楼面,还有一个小礼堂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社会的进步,学校的教学条件越来越好,我念完小学,便开始念中学。南坑中学是一所完全中学,教学楼是砖混结构,有广阔的操场,有食堂、学生宿舍和简陋的实验室,长丰、白竺等地的学生都来此就读。远处的学生可以选择住校,我则早出晚归。每天沿着南溪河,溯流上学,顺流回家,慢慢地知道,南溪水流出了王坑口,与萍水河会合,汇入了湘江,注入了洞庭湖,汇入了浩瀚的海洋,少年躁动的心也开始向往起外面的世界来了。1977年神州大地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、尊重人才的春天。后来我有幸考入南昌的一所学堂。

  日历翻阅到上世纪八十年代,我们的下一代开始走进校门。国家进行高等教育制度改革,东方风来满眼春,他们生逢其时,身逢其盛。大哥希望两个儿子比他走得更远,在注重俩儿子文化学习的同时,从小让他们练习武术。每天早晨五点半叫他们起床,带领两个孩子跑步,站桩,练拳术、刀法、棍技,严厉得近乎苛刻。大哥原是一家国有企业的仓库管理员,他在仓库的横梁上吊一个沙袋,休息日经常带两个儿子来仓库练功,自己加班添补家用。

  空闲的时候替他们做示范,忙的时候就让两个儿子自己练,叫俩儿子互相监督,他去忙自己的事情。冬练三九,夏练三伏,刀枪剑戟,摸爬滚打,皇天不负有心人,俩儿子先后考入了军事院校,后来一个硕士毕业,一个博士毕业。大哥俩儿子俩媳妇,其中三位是优秀的国家军官。

  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,我的儿子也取得了硕士学位。

  乡下二哥的儿子读书读得最为辛苦,也读得最有出息,博士、博士后,目前在国外做访问学者。手执中国护照,求知问道于欧洲大地,满满的自信与尊严,因为背后有着一个强大的祖国。二哥的儿子学业有成,全赖于国家的奖学金制度。二哥家在农村,自己长期外出打工,二嫂长期有病,家庭经济困难,侄子读书真是蛮拼的,初中、高中、大学都是靠奖学金完成的。我儿子2006年考入大学时,侄子正在芦溪中学读高中。那天我把儿子的学习资料送给他,进校门时正好赶上下课,很多同学在走廊上打闹、嬉玩。我走进教室,发现侄子静静地坐在窗前的座位上看书,待我走到跟前他才发现。我把儿子的学习资料给他,另外给了点生活费。我没有对他说过多鼓励的话,只是心中叹曰:孺子可教也。侄子学习的画面,用现在流行的语言来说:正能量,杠杠的!2009年母亲去世,侄子已是中国科技大学的学生了。晚上他和我一起守灵,他在母亲的灵柩边做作业,为灵堂悲哀凄凉的气氛,平添了一道温暖的亮色。在丧母的悲痛中,我有了一份春风化雨般的慰藉,多了些许对时代的感恩和对未来的期盼。

  闲来无事,偶翻族谱。族谱记载,清朝康熙年间,先祖渴望走出大山的重围,挈妇将雏,举家迁徙,从莲花王家源一条崎岖而泥泞的山道上走来,落户南坑走马坪。定居走马坪后,一直是替人耕田种地,过着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、土里刨食的农耕生活,四周的群山似乎阻挡了先人远行的脚步。1949年,那支工农革命军回来了,祖国江山一片红,南溪水变得欢快而流畅了。从1949年到2019年,七十年改天换地,七十年革故鼎新,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人民的幸福指数逐年提高。从母亲进农民识字班算起,历经三代,父亲的第三代终于走出了大山的重围。知识改变了个人的命运,国家发展改变了家族的命运。在域外的,有尊严,有自信,没有人敢讥讽是“东亚病夫”;在国内的,有成就感,有幸福感。我家三代人的求学路,可以说是建国七十周年教育发展的一个缩影。(刘国民)

附件下载:
分享到:
信息来源:萍乡日报  责任编辑:郑伟
萍乡市文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 凡本站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萍乡文明网)的作品,均单位报送和转载自其它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,并自负法律责任。
  • 萍乡市委宣传部 萍乡文明办 @版权所有
  • 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赣ICP备12000701号-1
  • 交流QQ:270595298 QQ交流群:29015698
  • 信息报送邮箱:287647131@qq.com
  • 微信公众号:jx-pingxiang
北京海淀文明网 滁州文明网 洛阳文明网 临猗文明网 锡林浩特文明网 泉州文明网 侯马文明网 梧州文明网 衡阳文明网 牡丹江文明网